想当年| 新《三国》是部超越和创新的剧吗?_高希希

想当年| 新《三国》是部超越和创新的剧吗?_高希希
原标题:想当年| 新《三国》是部超越和创新的剧吗? 编者按:这里是一个怀旧剧场。 相信对任何一位中国的影视创作者而言,将四大名著中的任意一个搬上荧屏,都是他们的梦想。这种梦想至少有两个方面现实及理想的支撑,一方面四大名著是中国最为经典的故事和文本,有着最为广阔的知名度和市场受众人群,拍摄无疑会引起最大的关注和讨论以及收视,这是名利双收的事情;二则四大名著中的任何一个,都人物众多剧情复杂,内容的纵横捭阖、从文字文本到影视文本的转变,都给影视创作带来了极大的挑战。是否能够运用影视语言组织故事、调动人物,获得观众的认可,是对影视创作人员能力检验最好的标准之一——也就是说,基本上能够导好、编好四大名著中的任何一个,都可以名列大师的范畴了。这也就不难想象,为何四大名著会被部分或全部搬上大小荧屏,并不断被翻拍。高希希版的《三国》就是其中一例。 新《三国》海报 高希希版的《三国》——也称新《三国》,相较于1994年王扶林版的《三国演义》而言——是2010年与观众见面的。上映一年前,还在后期制作的高希希导演接受了《三联生活周刊》的专访,声称“《三国》要全面超越《三国演义》”。那么是否真的超越,且全面超越了呢? 人说少不读水浒老不读三国。王扶林版《三国演义》播出时候,我尚可谓少年一枚,待高希希版《三国》播出的时候,我已是中年大叔一个了。好在仍不是“老”,虽然岁月匆匆过,书仍然读得不太懂,但混杂着两部电视剧,到也是翻看了几遍。难免不对两剧及原著进行比较。 高希希版的《三国》,相较于王扶林版较为忠实原著的《三国演义》,如果说创新的话,剧看下来,大概有三个方面: 第一是剧情的设置和内容的裁剪。老版《三国演义》共分为群雄逐鹿、赤壁鏖战、三足鼎立、南征北战、三分归一五大部分,描述了从东汉末年到西晋初年将近一个世纪中间历史和政治波诡云谲的变迁。新版则掐头去尾,从曹操讨伐董卓开始剧情,到诸葛亮病逝就结束了电视剧。这当中最大的一个改变是,正如剧名是《三国》所示,剧情大体上是围绕着三足鼎立时期开展并叙述的。三国——魏蜀吴三家的篇幅相对均衡,而不是按照老版以蜀一线为主展开。在这样的基础上,就大大地扩充和增加了魏吴两国的笔墨,尤其是对魏及曹操一线浓墨重彩地进行了渲染,这应该是新《三国》最大的改造和“创新”的地方。 新《三国》剧照,陈建斌饰演曹操 新《三国》还适应了时下观众的需求,增设和演绎了不少感情戏,重要的就有四段,分别是吕布与貂蝉、周瑜和小乔、孙权与大乔以及刘备和孙尚香。也算是回应了民间对于都是男人权谋戏中的情感调剂的需求。毕竟《吕布戏貂蝉》以及《龙凤呈祥》这样描述三国人物情感状态的戏曲,在民间还是有广阔的市场和基础的。 第二是人物的塑造。鲁迅曾评价过罗贯中《三国演义》中的人物描写,说“欲显刘备之长厚近似伪,状诸葛亮多智而近妖”,以批评其为塑造人物形象而过于用力,反倒起到了反效果。王扶林版的《三国演义》大体上本着原著对人物描写而进行塑造的,而高希希版的《三国》则对人物进行了比较复杂的处理和符合现代人意识的还原。比如曹操作为一代奸雄,既有其奸的描画,也有其雄的展现;而刘备则在展示其仁义忠厚一面的同时,也对其心机进行了刻画……总体而言,新《三国》的人物比较立体,符合现代人对于人物的理解和期待——每一个人都是复杂的个体,尤其是在波诡云谲风云变幻的时代中留下历史记录一笔的人物,更加不可能是扁平而脸谱化的。 在新《三国》中,于和伟饰演刘备。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于和伟凭借《军师联盟》中曹操一角获得“白玉兰奖”最佳男配角。 在新《三国》中,张博饰演孙权。 新《三国》第三个“创新”,也较老版而言超越的地方,就该是电视剧中场面的调度和特效的运用了。三国故事中战争场面不计其数,老版囿于技术、资金以及时代等的局限,对于战争场面的展现自然不能与时代和特效技术飞速发展的新版相比。战争场面的表现以及特效技术的运用确实是新《三国》可圈可点的地方。新《三国》剧组号称电视剧投入了近2个亿,10年前电视剧这样的投入,委实是很巨大的;而其中很大部分的钱据说都用到了特效和制作上。从最后的成品来看,这些钱花的还是值得的。 新《三国》剧照 公允地讲,高希希版《三国》从整体而言是部较为成功的电视剧。这部电视剧把魏蜀吴三国之间、君臣之间以及朝中党派利益集团之间的战略谋局、忠肝义胆、尔虞我诈、勾心斗角表现得酣畅淋漓;电视剧情节跌宕起伏、剧情的处理松紧得当、通俗易懂,却让我们在观剧的过程中体会到了历史的必然和偶然以及政治斗争和权谋的惊心动魄。然而要如高希希说的全面地对《三国演义》的超越,我则还是持商榷的态度。 相较于全面和立体地呈现了从东汉末年到西晋初年百年历史的《三国演义》而言,新《三国》的历史截面是比较短的。编导也号称其既不是按《三国志》拍真正的历史,也不是按照《三国演义》拍这部名著,因此就和老版的《三国演义》进行了区别,因此剧名也只限于“三国”。从剧情的紧凑、故事的跨度以及叙事的便宜的角度而言,这样的改编无疑是符合收视市场和受众需求的。然而对故事的裁剪与演绎是否就是超越,则见仁见智了。至少我在看貂蝉和吕布那缠绵而又拖沓但并没有说服力的爱情故事的时候,就感受到了生理上的不适。而小乔救诸葛亮的情节设计,则显得荒唐并可笑,称为败笔也似乎并不是对剧的苛责。 在新《三国》中,何润东饰演吕布,陈好饰演貂蝉。 至于场面的宏大和特效的运用,这不应该是基本的配置吗?难到还试图让观众在10多年后观看一部新制作的电视剧带着10多年前的技术特效期待?倒是人物的刻画,如果算是突破的话,我倒是不持反对意见的。除了几个大主角,比如曹操、刘备以及司马懿等人外,一些配角也进行了精彩处理,比如鲁肃就是一个极为精彩的塑造,并不是原版中一个小丑般的存在——他有其忠厚,也有其大智慧。然而实事求是地讲,《三国》人物却也并不是都处理得叫人击节,如表现曹操的奸雄,常常用力过猛,一些做派倒像是地痞流氓了。还有诸葛亮从头皱到尾的眉头,也有着说不出的尴尬。 新《三国》剧照,陆毅饰演诸葛亮 我尤记得,少年时看《三国演义》中诸葛亮病逝似是一个冬日的下午,外面是呼呼的寒风,家中倒是暖气充足。我坐在客厅的椅子上,看到诸葛亮出殡的宏大场面,漫天飘舞的白色纸钱,音乐落下后,竟发现自己泪流满面。那是有着记忆的为数不多的为电视剧泪目的情景,也是少年心事。多年后,作为中年的我看到披散着尽白须发、脸上布满疙瘩仰卧在床上的诸葛亮气息微弱地交代着后事,竟生出何不给他留点点体面的感慨。事后我都为自己的想法吃了一惊,这或者便是中年心境吧。可两相比较,懂的人自然会懂哪一种处理更好,更能留住艺术的感动和想象的空间,以至于成为记忆的永恒。 所以,说到底,新《三国》是部好剧,高希希也用尽全力了。但说是全面超越,至少在青梅煮酒论英雄一场戏中,剧中曹操对这刘备说出“你跟我相敬如宾”这样的台词,怕是导演的话还是不要说得这么满。 新《三国》剧照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